「你必須要知道規則才能破壞它。那是我存在的原因,消滅這些規則但仍保有傳統。」– Alexander McQueen

Lee Alexander McQueen無庸置疑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時裝設計師之一。McQueen的時裝秀不斷打破當時大家對於時裝秀的呈現方式。在McQueen的想法中沒有限制,服裝只是他用來呈現他的藝術表象的媒介。他透過服裝的呈現迫使大家面對許多深藏在腦海中的禁忌想法。有些人或許會覺得他瘋狂,覺得他驚世駭俗,但我覺得他只是將真相用藝術的方式呈現。

我的第一個McQueen moment是在搜尋資料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他2001年春夏的時裝秀 – “Voss”。

2001 春夏時裝秀 Voss 短版影片

整個秀場的設計是讓觀眾在一個燈光昏暗的空間中,圍繞著一個巨大的鏡面盒子座著等候。秀開始的時間刻意延遲,讓觀眾和媒體直視自己的鏡面反射長達2個小時,讓所有人處於一個侷促不安和不自在的狀態下。

終於,盒中的燈光亮起,看到一個環繞著白色軟墊狀的牆面和更多的鏡子的空間,和空間中間還有另外一個褐色盒子。這時,第一個模特兒Kate Moss走出,穿著米色包覆著羽毛的裙裝,頭部纏繞著如繃帶般的白色織布。

這是一個雙面鏡的盒子,模特兒看不到觀眾,只能看到自己的反射。而觀眾則是觀看著模特兒看自己。每個模特兒都很美,但是又有一種使人覺得不安的感覺。每個模特兒都完美的扮演自己的角色,有穿著整件由鴕鳥毛製作的紅黑色禮服,也有剃刀般貝殼所作出的禮服、或肩上有著一座立體城堡和擁有日式手工刺繡元素的禮服。每個模特兒的服裝不同,反應也都不同,有自在跳舞著、將臉貼於牆上的、或歇斯底里對著自己倒影大笑著的。仿似維多利亞時代精神病院的氛圍;優雅的同時詭跼不安。

就當大家以為秀已經結束時,最大的驚喜才要被揭開而已。當最後一個模特兒離開舞台時,舞台中間的褐色玻璃盒開始打開。四個玻璃牆面頓時砸落地面,玻璃碎片四處飛揚,揭示豐盈的裸女Michelle Olley斜躺在椅子上,帶著全罩面具並覆蓋著許多的飛蛾於她身上。當玻璃牆面倒下的同時,上百隻的飛蛾朝四面八方飛出,終於擺脫這盒子的束縛。

我看完這段影片時真的是全身起雞皮疙瘩,同時充滿無法言語形容的感動。感動我想是因為這不只是一場服裝秀或是表演,我可以感受到McQueen他想要透過這樣的呈現傳遞的更深的含意。

Voss這場秀,McQueen想要挑戰他的觀眾質疑傳統對於美的認知。什麼是傳統的美?什麼是正常?人們會為了獲得他們認知中的”美麗"付出什麼樣的犧牲?秀的最後呈現出Michelle Olley困於不透光的玻璃盒中,帶著延伸出管子的面罩或許是一個誇張的方式來呈現社會是如何對待他們覺得不符合社會審美觀點的人們….將他們隱藏起來、將他們藏於面具下,嘲諷著他們。然而,這真的是誇大嗎?同時反觀這些美女模特兒,頭部仿似纏繞著繃帶,代表著為了改變所歷經的手術。她們的舞台仿似精神病院的病房,她們的行為仿似精神病患般,也擾亂了我們正常看待美的觀感。這一切天衣無縫的安排挑動了我們更深層的情感,不只是不安或黑暗的精神層面,更同時呈現出人類微妙、脆弱,那不易令人看見最觸動人心的層面。光與影是一體兩面的。在秀前那兩小時與自我的對望,引出了所有人那最深層的情緒,讓所有人無所遁形的被迫面對他們想逃避的事物。

「我認為所有事物都有其美麗的地方。”正常"人覺得醜陋的事物,我都能從中看到美麗的元素」– Alexander McQueen

McQueen的秀一直都不只是服裝秀,更像是行動藝術。服裝在他的眼裡沒有物理上的限制,他將其概念性和想像力發揮到淋漓盡致。McQueen從不畏懼挑戰傳統,也不斷挑戰人們對於美的觀點和感受性。而這也是為何就算McQueen已經過世10年,卻仍然在藝術相關領域充滿著啟發性和影響力。

關於McQueen真要寫可以寫一本書了。想要更了解他的人可以去找他的紀錄片來看。

 

額外分享一些大家比較不知道關於McQueen的事:

– Alexander McQueen是一個極度纖細敏感的人。他的”壞男孩"形象是他的盔甲。他曾經因為一個評論家覺得他某一場秀沒有上一場好 就當場崩潰大哭。他所設計的服裝就像是他賦予女性的盔甲般,他想讓穿上他衣服的女性得到力量和保護。

​- McQueen的服裝靈感來源幾乎都是源自於鳥。鳥的動感、鳥的自由和鳥的狂野不拘。

– McQueen在事業初期是領失業救濟金買布創作他的衣服。

– McQueen在2007年成立了一個名為Sarabande的慈善基金會,致力於提供畢業生或研究生獎學金,因為他想要幫助跟他一樣出身於貧困背景但擁有才華的藝術家有發展的機會。除了獎學金外,基金會還提供一年的藝術家工作室給畢業生讓他們能有地方工作和持續建立他們在產業內的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