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今天銷售的是什麼,最吸引人的永遠都是故事。
故事賦予生命,讓人了解背後的動機和目的,並呼應你我的內在價值。
 
法國球鞋品牌 VEJA 就是一個充滿正面價值故事的品牌。
 
 
歷經15年的冒險、失敗、成功、與不可思議的人們共事、造訪瘋狂的地方、創造瘋狂的計畫,VEJA 是永續經濟發展的最佳企業典範。
 

他們對於公平交易和社會責任的堅持,並結合時尚、有機農業、設計、社會包容、永續發展等領域,以確保商業交易公平性和透明度的使命感更是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我這輩子大概只會敗他們家的球鞋了。打從心底認同和欽佩他們的價值觀、執著和執行力。和這篇文章可能會很長(笑)。

 
所以,VEJA的故事是什麼呢?
 
VEJA 創辦人- Sebastien Kopp Francois Morillion,兩名25歲的法國青年,在2003年前往中國為一間法國時尚品牌的代工工廠進行稽核,在看到工人們極差的居住環境後,他們發現全球化經濟發展偏差了。2003年大品牌都在呼喊要永續發展的口號,但沒有人真的採取行動。在前往多國參與各個不同發展計畫後,他們對於他們所見非常的失望:企業的承諾和他們對於社會及生態的參與度有很大的落差。
 

 

於是,當同齡者都投入當時人人嚮往的網際網路,他們決定要重塑一個商品。但不是任何商品,而是他們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商品。他們想要拆解,然後重新塑造。
 

而這個商品對他們來說再明顯不過,就是全新的球鞋品牌。

為什麼是球鞋?
 
除了他們自己很愛,每天都穿球鞋以外,球鞋也是資本主義的象徵。一雙球鞋是集結許多製造費和廣告費的具體呈現。當你向大品牌購買球鞋,70%的金額是被運用於廣告和溝通,只有30%是花費在原物料和製造。
 
他們的目標是:創造第一款尊重人們和環境的球鞋。第一款能追朔到原物料的球鞋:有機&公平交易棉花、來自亞馬遜森林的野生橡膠、回收寶特瓶重塑材質、植物過程染色皮革,高社會意識水平的巴西工廠製造生產。單純的移除廣告費用,他們想要製造對環境友善,並提供更大經濟平衡貢獻的球鞋,重新將原本用於廣告資源的費用分佈給製造、原料和製造球鞋的員工們。
 
 
於是,在2004,他們25歲時,在沒有錢的狀況下他們決定嘗試。雖然沒錢但他們很幸運擁有愛他們的家人和良好的教育背景。他們想,如果他們不試,誰會?最遭的狀況:失敗。還是有地方可住,也可重新開始。
 
如何開始?
 
從原物料開始。他們前往巴西的亞馬遜森林與當地社區合作以友善環境的方式萃取橡膠,之後前往東北部以高於市場兩倍的價格購買有機棉。並繼續追尋著製造的途徑來到巴西南方有工會和高度社會權力意識的球鞋工廠,最後,來到巴黎的郊區,與一個社會融合組織合作,成為他們的物流供應商,負責儲存商品和供應線上商店的需求,將商品發送至全球各地。
 
 
幾年後,他們決定要發展皮革球鞋。不是一般的皮革,而是以植物過程上色的皮革。同時間,研發了一個新的材質,完全由回收塑膠瓶製成的材料,叫做B-mesh。它比一般製鞋所用的材質還要昂貴。塑膠瓶必須要先回收後壓製成碎片狀,再運送至另一個工廠將它轉換成纖維。
 
 
這是VEJA的核心:將有意義的好計畫串連在一起。
 
在2005年,他們開始販售第一批的VEJA球鞋,這是成功的開始。巴黎的百貨公司馬上採購他們的球鞋,全球各地的商店也開始與他們接洽。他們的冒險旅程開始成為一個生意。
 
VEJA開始成長。15年後,他們成為一個擁有150名員工的團隊,在巴西和巴黎各有一個辦公室。在全球60國家銷售,從開始到目前為止已經銷售超過350萬雙的VEJA。
 
 
VEJA堅信的是什麼:透明化。
 
這是VEJA的含意:在葡萄牙文裡VEJA的意思是「看」。在他們的想法中,這代表著看透你的球鞋,看它背後的一切。他們創造了一個極度透明化並擁有正面影響的產品,但他們覺得不夠,覺得必須從內而外的改變VEJA。
 
所以他們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商。舉例,選擇在避稅天堂沒有分支的銀行,選擇提供綠能源的供應商。在2009年更開始在VEJA網站上分享所有他們做不好的事。他們分享所有的事情,他們愛這樣的透明化。他們認為這樣無保留的透明化會促使他們每一次努力做的比之前更好。
 
 
與其試著改變世界和裡面的人,他們堅守他們所相信的:更透明化、持續提昇計畫的一致性,並找到解決的方案。
 
與其試著說服所有人,他們從自己開始。
 
 
他們的過程辛苦嗎?從第一站的亞馬遜森林每天都有1000個理由讓他們放棄希望,後面的每一個環節也都是無數個新的挑戰。但他們沒有被擊垮,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和他們所想要帶來的改變。
 
如他們在開始這趟旅程前所說的:『如果我們不試,誰會試?』

 

 

 

 

 

對他們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追蹤他們的IG或官網。

https://www.veja-sto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