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個正處於高壓力與長期累積的疲勞感的狀態下,與朋友在討論事情與狀況的時候,她說:「妳現在極度需要旅行放鬆一下,要不要乾脆在國慶連假和我一起到瑞典來個三天兩夜的旅遊?」

當下我便立即查詢的抵達斯德哥爾摩的班機時間,然而光台灣飛行橫越北歐就需要超過16小時以上的航行,三天兩夜扣除飛行時間根本僅剩一天半的時間,宛如到當地吃三餐的概念又即刻搭機回台。(註: 友人居住地前往瑞典的飛行時間約莫7小時)

腦中浮現以往的旅行想法都是,好不容易買機票出去一趟不就應該要待至少5天或一個禮拜,甚至遠程的都想待個兩週的想法。然而這個快閃的旅行想法,是從未在我腦海中出現過的概念。

於是覺得好奇,便問朋友是怎麼會有這樣的想法,以及如何克服腦子深根蒂固的「都難得買機票出去了,出去多一點時間比較划算的想法」。她說這個概念是從36 hours 一書得到的靈感,想法與理由很簡單,單純只想把自己脫離現在的舒適圈,去一個從未去過的城市,給自己一點刺激且增廣見聞的機會。

以往的經驗是如果旅行時間拉長,回國時工作上班,卻相對也需要一段時間來適應,似乎好像也沒有真正感受到放鬆。

假使今天是以一個週末的概念,正常放假以外還能快速回到職場上。聽完這個概念後,我突然有一個新的想法與感覺,以前常常會抱怨哪來的時間可以休長假出國,還要安頓好所有的工作才能放鬆去旅行,但追根究底,這些都不該是阻擋我們放鬆的機會。

與其累積長期的壓力,再一次性旅行中釋放抒發,不如讓它是高頻率的排解但長度縮短,反而能夠正常運作身心狀況。

因為我們都知道,當你累積一段長期的壓力後,一次性釋放,僅在初期回國後你會感到清爽,也許這個能量可以支撐半年至一年;但漸漸地在你經過第n次後,旅行回來僅會變成,我越來越不想工作或我好想一直旅行的狀態,怎麼修復都修復不好,周而復始的惡行循環。

也因這一個小小的聊天插曲,我便深刻感受到,此時此刻的我,如不立即出發一趟新旅程,隨時都可能擊潰現在的自己。

於是我便立刻訂了一張翌日前往日本的機票,沒安排確切的旅行行程,僅設定一個目標是之前腦子想很久卻一直沒去的展覽,同時順便去測試自己的日文能力。

旅行首日逛完兩間美術館,深度看了所有的展覽後,內心覺得非常充實,有種即使我明天立刻回台也會覺得值得的感覺,正因為展覽給予的能量太強大,隔日再度安排參觀另一間美術館。

在多次的獨自旅行中,我深刻發現,原來自己喜歡的是有明確目的性的旅行,能讓自己增廣見聞、有吸收性的旅遊,而不是購物、拍照打卡的觀光。回國後,我便興奮不已,迫不及待和朋友分享這趟旅程的收穫,以及推廣這樣有趣的旅行形式。

朋友也說:原本曾未想過要去瑞典做什麼,但得知我從展覽中收穫很多的同時她也開始尋找當地正在展出的展覽活動,吸收新鮮的事物與體驗。

 

這一小段故事也是生成 B: voyage的成因,其宗旨是想提倡一趟具有啟發性的旅行,至於它是不是符合36小時並不重要,但這趟旅程你必須是能從中得到滿滿的收穫與學習的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