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Shopping Cart is empty.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item.variation.media
                    ? item.variation.media.alt_translations
                    : 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product.bundled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bundle_group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gift.label' | translate }}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 field.nam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 child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 getChildVariationShorthand(childProduct.child_variation) }}

{{item.variation.name}}
{{item.quantity}}x NT$0 {{ item.unit_point }} Point
{{addonItem.product.cover_media.alt_translations | translateModel}}
{{ 'product.addon_products.label' | translate }}
{{addonItem.product.title_translations|translateModel}}
{{addonItem.quantity}}x {{ mainConfig.merchantData.base_currency.alternate_symbol + "0" }}

良藝術 _ 別人眼中的垃圾,在她眼裡反而是寶物 Sabine Timm

⠀⠀⠀⠀⠀ ⠀⠀⠀⠀⠀ ⠀⠀⠀⠀⠀⠀⠀⠀⠀⠀                                                               “我是藝術家、創作者、海邊垃圾搜集者、跳蚤市集愛好者和攝影師” ⠀⠀⠀⠀⠀⠀⠀⠀⠀⠀ Sabine Timm,來自德國的插畫家與藝術家, Sabine說童年時期只要家裡出遊到海邊, 她就很喜歡搜集海灘上或泥地裡的小碎片與廢棄物,並把它們放在盒子裡面。 ⠀⠀⠀⠀⠀⠀⠀⠀⠀⠀ ⠀⠀⠀⠀⠀⠀⠀⠀⠀⠀ 她重拾在海邊撿碎片與垃圾並拼出有趣造型約莫回溯到2008年的夏天, 一次與家人在海灘度假,她的兒子年紀還很小,覺得無聊, 為了逗兒子開心,她便開始在海灘上找漂流木、 被陽光曬到反白的塑膠片、夾角拖鞋與瓶蓋,開始拼出有趣的角色人物。   ⠀⠀⠀⠀⠀⠀⠀⠀⠀⠀ 這些材料給予她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 自此之後便開始運用撿來的小垃圾創作,並稱它們為「海邊垃圾寶物」   ⠀⠀⠀⠀⠀⠀⠀⠀⠀⠀ Sabine的創作素材從海邊撿到的小物件到蔬菜水果、吐司等日常生活中可見的物品, 都能從她無限的想像力將他們轉換成有 “靈魂” 的可愛生物。 ⠀⠀⠀⠀⠀⠀⠀⠀⠀⠀ ⠀⠀⠀⠀⠀⠀⠀⠀⠀⠀ 生活中不缺乏美,而是缺少發現美的眼睛, 藝術不是遙不可及的領域,用心去感受, 挖掘生活的美好,發揮你的想像力, 實踐在日常生活中,你便能跳向另一個層次的世界。       更多奇妙小生物 from Sabine Timm https://www.instagram.com/virgin_honey   – 良藝術, 分享來自世界各地、各種領域的藝術家故事與作品    
2020-06-15

良藝術 _ 梭織藝術家 Allyson Rousseau

  ⠀⠀⠀⠀⠀⠀⠀⠀⠀⠀ Allyson Rousseau 纖維創作藝術家 1993年出生,現住加拿大蒙特婁,在學期間主修繪畫和雕塑的她, 偶然在網路上看到Mimi Jung的藝術品後,開始對梭織感到興趣, 2013年左右她開始自學,自此她便深深愛上纖維創作。   Allyson說纖維是個宛如液體是個可隨意操控的介質, 然而纖維本質上是固態,能以堅固的形式表現,它的創作寬容度很高。 ⠀⠀⠀⠀⠀⠀⠀⠀⠀⠀ ⠀⠀⠀⠀⠀⠀⠀⠀⠀⠀                   Allyson的創作靈感來源多半擷取她日常的生活觀察, 舉凡街道的招牌、好設計的物品或環境等, 這些來自生活上無意間吸收的資訊, 慢慢地轉換成淺意識,反映在她的藝術創作上。     「藝術」和「手工藝」上的定義,她說這是一條很薄的界線。 ⠀⠀⠀⠀⠀⠀⠀⠀⠀⠀ 有些人是以興趣玩梭織或是覺得這是一條出路, 而另一些人來說,編織是他們選擇藝術的形式,藉由當代纖維藝術傳遞他們的思想。 ⠀⠀⠀⠀⠀⠀⠀⠀⠀⠀ Allyson說:「我選擇成為後者,努力堅持在自己的創作風格上,不炫技以簡約的方式呈現。」     當一個全職藝術家需要有很強大的自制力,因為工作時間不像一班上班打卡, 生活與工作區間很模糊,要維持平衡特別困難。 ⠀⠀⠀⠀⠀⠀⠀⠀⠀⠀ 「工作也是我的生活,在很多方面生活也是我的工作。」 那為什麼不將他們混合再一起,接受工作是生活的一部分, 同時要時時肯定自己的表現且不斷激勵自己往目標邁進。     此外在日常生活中維持一種特殊儀式,也能區分生活與工作, 像是Allyson早上和男友會一起散步,她說出門是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Allyson創作作品 https://www.instagram.com/allyrous/   – 良藝術, 分享來自世界各地、各種領域的藝術家故事與作品  
2020-06-12

良藝術 _ 令人垂涎卻不能吃的蔬果 Draw by Ballare

  一顆一顆透亮的彩色小番茄 與酸甜可口的粉紅櫻桃 全是 “不可食用” 的逼真水果蠟燭!     善於製作擬真水果蠟燭的兼島麻里 非藝術相關科系畢業,因先生工作關係 搬家後因緣際會,栽入蠟燭製作的領域 一開始,兼島以為自己可能會搬到人生地不熟的地區會非常不習慣 然而卻也因為這次的外派的關係 她開始在家製作婚禮小物蠟燭,漸漸地開始迷上蠟燭製作的樂趣     要製作一個漂亮引人目光的蠟燭有很多特點要注意 兼島說,蠟、燭心、顏色搭配與點燃後的燈火都息息相關 在經過自己一次一次反覆實驗、調整、修正 她熱衷於這個過程,經由自己研究、發現的成就感很好 從2008年開始她自學蠟燭,這一路走來失敗的經驗也不少 但也正是因為這些失敗的經驗,屈就她現在高超的技術     然而在小孩出生後,想專心帶小孩的兼島 也漸漸沒有時間製作蠟燭,直到兩個小孩上了幼稚園後 先生推薦她去上蠟燭全日體驗班 而她才意識到,自己對蠟燭的熱誠與樂趣 起初的七年間,她著重於蠟燭的照型 照明與燭火關係對她而言是次要的 但就在生完孩子後,她意識到燭火療癒的強烈感     以前她也曾覺得有蠟燭的日常能帶讓生活更美好 因此喜歡外觀特別的蠟燭,但現在她更在意燭火的呈現     現在的她著重於容易點燃的形狀 同時又能使觀者想躍躍欲試的蠟燭 兼島也藉由授課傳遞製作美麗蠟燭的樂趣       Draw by Ballare Instagram https://www.instagram.com/ballarecandle/   –   良藝術, 分享來自世界各地、各種領域的藝術家故事與作品  
2020-06-10

良藝術 _ 迷你刺繡藝術 ipnot

  ipnot說一開始製作3D刺繡只是興趣 但沒想到po在社群上引起眾多迴響 起初ipnot的創作做品專注於在法國結粒繡的技巧 那時也沒辦法做出立體、漸層配色的能力 大約在製作到第250個的時候,才開始製作非圓形的形狀     ipnot也嘗試過其它刺繡技法 但還是衷愛於法國結粒繡的方式 如同點描畫一樣,用彩點堆砌成畫 她說,這樣的方式更容易表現色彩的漸層變化     早期製作一件作品大概只需要3個小時 現在隨著作品的精緻度提高 單件作品的製作時間一般長達8小時 曾做過最耗時的作品,大約需要2、3天     最有趣的是,ipnot說她以前是很容易倦怠的人 無法集中精力在一件事上,但自從自學刺繡後 常常繡到廢寢忘食,早上她習慣早起先幫前一天的作品拍照 接著再開始製作新的作品     2012年開始至今也持續創作8年之久 對刺繡的熱忱依舊,累計的作品也已有300多件以上 從ipnot她早期的作品細細觀察變化 不斷重複結粒繡的技法,強化顏色配色的柔和度 每件迷你食物刺繡,乍看之下如同真實的食物令人垂涎 知名度已經紅片海外的ipnot先前還曾至杜拜授課 目前instagram也已破19萬追蹤       ipnot的IG https://www.instagram.com/ipnot/     –   良藝術, 分享來自世界各地、各種領域的藝術家故事與作品  
2020-06-10

良人良事_VEJA

不論今天銷售的是什麼,最吸引人的永遠都是故事。 故事賦予生命,讓人了解背後的動機和目的,並呼應你我的內在價值。   法國球鞋品牌 VEJA 就是一個充滿正面價值故事的品牌。     歷經15年的冒險、失敗、成功、與不可思議的人們共事、造訪瘋狂的地方、創造瘋狂的計畫,VEJA 是永續經濟發展的最佳企業典範。   他們對於公平交易和社會責任的堅持,並結合時尚、有機農業、設計、社會包容、永續發展等領域,以確保商業交易公平性和透明度的使命感更是讓我佩服的五體投地。我這輩子大概只會敗他們家的球鞋了。打從心底認同和欽佩他們的價值觀、執著和執行力。和這篇文章可能會很長(笑)。   所以,VEJA的故事是什麼呢?   VEJA 創辦人- Sebastien Kopp 和 Francois Morillion,兩名25歲的法國青年,在2003年前往中國為一間法國時尚品牌的代工工廠進行稽核,在看到工人們極差的居住環境後,他們發現全球化經濟發展偏差了。2003年大品牌都在呼喊要永續發展的口號,但沒有人真的採取行動。在前往多國參與各個不同發展計畫後,他們對於他們所見非常的失望:企業的承諾和他們對於社會及生態的參與度有很大的落差。     於是,當同齡者都投入當時人人嚮往的網際網路,他們決定要重塑一個商品。但不是任何商品,而是他們年代最具代表性的商品。他們想要拆解,然後重新塑造。   而這個商品對他們來說再明顯不過,就是全新的球鞋品牌。 為什麼是球鞋?   除了他們自己很愛,每天都穿球鞋以外,球鞋也是資本主義的象徵。一雙球鞋是集結許多製造費和廣告費的具體呈現。當你向大品牌購買球鞋,70%的金額是被運用於廣告和溝通,只有30%是花費在原物料和製造。   他們的目標是:創造第一款尊重人們和環境的球鞋。第一款能追朔到原物料的球鞋:有機&公平交易棉花、來自亞馬遜森林的野生橡膠、回收寶特瓶重塑材質、植物過程染色皮革,高社會意識水平的巴西工廠製造生產。單純的移除廣告費用,他們想要製造對環境友善,並提供更大經濟平衡貢獻的球鞋,重新將原本用於廣告資源的費用分佈給製造、原料和製造球鞋的員工們。     於是,在2004,他們25歲時,在沒有錢的狀況下他們決定嘗試。雖然沒錢但他們很幸運擁有愛他們的家人和良好的教育背景。他們想,如果他們不試,誰會?最遭的狀況:失敗。還是有地方可住,也可重新開始。   如何開始?   從原物料開始。他們前往巴西的亞馬遜森林與當地社區合作以友善環境的方式萃取橡膠,之後前往東北部以高於市場兩倍的價格購買有機棉。並繼續追尋著製造的途徑來到巴西南方有工會和高度社會權力意識的球鞋工廠,最後,來到巴黎的郊區,與一個社會融合組織合作,成為他們的物流供應商,負責儲存商品和供應線上商店的需求,將商品發送至全球各地。     幾年後,他們決定要發展皮革球鞋。不是一般的皮革,而是以植物過程上色的皮革。同時間,研發了一個新的材質,完全由回收塑膠瓶製成的材料,叫做B-mesh。它比一般製鞋所用的材質還要昂貴。塑膠瓶必須要先回收後壓製成碎片狀,再運送至另一個工廠將它轉換成纖維。     這是VEJA的核心:將有意義的好計畫串連在一起。   在2005年,他們開始販售第一批的VEJA球鞋,這是成功的開始。巴黎的百貨公司馬上採購他們的球鞋,全球各地的商店也開始與他們接洽。他們的冒險旅程開始成為一個生意。   VEJA開始成長。15年後,他們成為一個擁有150名員工的團隊,在巴西和巴黎各有一個辦公室。在全球60國家銷售,從開始到目前為止已經銷售超過350萬雙的VEJA。     VEJA堅信的是什麼:透明化。   這是VEJA的含意:在葡萄牙文裡VEJA的意思是「看」。在他們的想法中,這代表著看透你的球鞋,看它背後的一切。他們創造了一個極度透明化並擁有正面影響的產品,但他們覺得不夠,覺得必須從內而外的改變VEJA。   所以他們開始改變他們的供應商。舉例,選擇在避稅天堂沒有分支的銀行,選擇提供綠能源的供應商。在2009年更開始在VEJA網站上分享所有他們做不好的事。他們分享所有的事情,他們愛這樣的透明化。他們認為這樣無保留的透明化會促使他們每一次努力做的比之前更好。     與其試著改變世界和裡面的人,他們堅守他們所相信的:更透明化、持續提昇計畫的一致性,並找到解決的方案。   與其試著說服所有人,他們從自己開始。     他們的過程辛苦嗎?從第一站的亞馬遜森林每天都有1000個理由讓他們放棄希望,後面的每一個環節也都是無數個新的挑戰。但他們沒有被擊垮,因為他們知道他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和他們所想要帶來的改變。   如他們在開始這趟旅程前所說的:『如果我們不試,誰會試?』           對他們有興趣的人可以去追蹤他們的IG或官網。 https://www.veja-store.com    
2020-04-23

良人良事_Lee Alexander McQueen

「你必須要知道規則才能破壞它。那是我存在的原因,消滅這些規則但仍保有傳統。」– Alexander McQueen Lee Alexander McQueen無庸置疑是世界最具影響力的時裝設計師之一。McQueen的時裝秀不斷打破當時大家對於時裝秀的呈現方式。在McQueen的想法中沒有限制,服裝只是他用來呈現他的藝術表象的媒介。他透過服裝的呈現迫使大家面對許多深藏在腦海中的禁忌想法。有些人或許會覺得他瘋狂,覺得他驚世駭俗,但我覺得他只是將真相用藝術的方式呈現。 我的第一個McQueen moment是在搜尋資料的時候,無意間看到他2001年春夏的時裝秀 – “Voss”。 2001 春夏時裝秀 Voss 短版影片 整個秀場的設計是讓觀眾在一個燈光昏暗的空間中,圍繞著一個巨大的鏡面盒子座著等候。秀開始的時間刻意延遲,讓觀眾和媒體直視自己的鏡面反射長達2個小時,讓所有人處於一個侷促不安和不自在的狀態下。 終於,盒中的燈光亮起,看到一個環繞著白色軟墊狀的牆面和更多的鏡子的空間,和空間中間還有另外一個褐色盒子。這時,第一個模特兒Kate Moss走出,穿著米色包覆著羽毛的裙裝,頭部纏繞著如繃帶般的白色織布。 這是一個雙面鏡的盒子,模特兒看不到觀眾,只能看到自己的反射。而觀眾則是觀看著模特兒看自己。每個模特兒都很美,但是又有一種使人覺得不安的感覺。每個模特兒都完美的扮演自己的角色,有穿著整件由鴕鳥毛製作的紅黑色禮服,也有剃刀般貝殼所作出的禮服、或肩上有著一座立體城堡和擁有日式手工刺繡元素的禮服。每個模特兒的服裝不同,反應也都不同,有自在跳舞著、將臉貼於牆上的、或歇斯底里對著自己倒影大笑著的。仿似維多利亞時代精神病院的氛圍;優雅的同時詭跼不安。 就當大家以為秀已經結束時,最大的驚喜才要被揭開而已。當最後一個模特兒離開舞台時,舞台中間的褐色玻璃盒開始打開。四個玻璃牆面頓時砸落地面,玻璃碎片四處飛揚,揭示豐盈的裸女Michelle Olley斜躺在椅子上,帶著全罩面具並覆蓋著許多的飛蛾於她身上。當玻璃牆面倒下的同時,上百隻的飛蛾朝四面八方飛出,終於擺脫這盒子的束縛。 我看完這段影片時真的是全身起雞皮疙瘩,同時充滿無法言語形容的感動。感動我想是因為這不只是一場服裝秀或是表演,我可以感受到McQueen他想要透過這樣的呈現傳遞的更深的含意。 Voss這場秀,McQueen想要挑戰他的觀眾質疑傳統對於美的認知。什麼是傳統的美?什麼是正常?人們會為了獲得他們認知中的”美麗"付出什麼樣的犧牲?秀的最後呈現出Michelle Olley困於不透光的玻璃盒中,帶著延伸出管子的面罩或許是一個誇張的方式來呈現社會是如何對待他們覺得不符合社會審美觀點的人們….將他們隱藏起來、將他們藏於面具下,嘲諷著他們。然而,這真的是誇大嗎?同時反觀這些美女模特兒,頭部仿似纏繞著繃帶,代表著為了改變所歷經的手術。她們的舞台仿似精神病院的病房,她們的行為仿似精神病患般,也擾亂了我們正常看待美的觀感。這一切天衣無縫的安排挑動了我們更深層的情感,不只是不安或黑暗的精神層面,更同時呈現出人類微妙、脆弱,那不易令人看見最觸動人心的層面。光與影是一體兩面的。在秀前那兩小時與自我的對望,引出了所有人那最深層的情緒,讓所有人無所遁形的被迫面對他們想逃避的事物。 「我認為所有事物都有其美麗的地方。”正常"人覺得醜陋的事物,我都能從中看到美麗的元素」– Alexander McQueen McQueen的秀一直都不只是服裝秀,更像是行動藝術。服裝在他的眼裡沒有物理上的限制,他將其概念性和想像力發揮到淋漓盡致。McQueen從不畏懼挑戰傳統,也不斷挑戰人們對於美的觀點和感受性。而這也是為何就算McQueen已經過世10年,卻仍然在藝術相關領域充滿著啟發性和影響力。 關於McQueen真要寫可以寫一本書了。想要更了解他的人可以去找他的紀錄片來看。   額外分享一些大家比較不知道關於McQueen的事: – Alexander McQueen是一個極度纖細敏感的人。他的”壞男孩"形象是他的盔甲。他曾經因為一個評論家覺得他某一場秀沒有上一場好 就當場崩潰大哭。他所設計的服裝就像是他賦予女性的盔甲般,他想讓穿上他衣服的女性得到力量和保護。 ​- McQueen的服裝靈感來源幾乎都是源自於鳥。鳥的動感、鳥的自由和鳥的狂野不拘。 – McQueen在事業初期是領失業救濟金買布創作他的衣服。 – McQueen在2007年成立了一個名為Sarabande的慈善基金會,致力於提供畢業生或研究生獎學金,因為他想要幫助跟他一樣出身於貧困背景但擁有才華的藝術家有發展的機會。除了獎學金外,基金會還提供一年的藝術家工作室給畢業生讓他們能有地方工作和持續建立他們在產業內的關係。    
2020-03-25

良人良事_Alex Honnold

「Free Solo是與死亡只有一線之隔的完美執行表現」 – Free Solo 紀錄片導演及冒險運動家金國威   2018年國家地理頻道推出了一部紀錄片『赤手登峰』Free Solo,記錄一名美國攀岩者Alex Honnold以無繩徒手攀岩的方式成功攀登了高達914公尺酋長岩(El Cap)的過程。這是史上首度有人以此方式完攀,更被紐約時報稱頌為人類史上最偉大的運動成就之一。此片並拿下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的獎項。     914公尺有多高?比世界上最高的人工建物 – 杜拜的Burj Khalifa (830公尺)還高,相當於台北101的兩倍。是一個令人很難想像的高度。   Free solo就是無繩索、無護具的徒手獨攀。   Alex夢想攀爬酋長岩長達10年的時間,因為每年都覺得它看起來實在太過巨大。它就是一面巨大的垂直花崗岩壁,比全世界曾被徒手攀登過的還要高出至少300公尺。需要極高的專注力、克服困難度破表的攀爬表面和能持續攀爬4-5小時的體力。     酋長岩首度有人攀爬登峰是在1958年,當時的人花了46天的,橫跨16個月的時間才達到頂峰。 而就算是現在,大部分攀岩者也需要花費3-5天的時間來攀登它。   Alex是這麼看待攀岩這件事: 「徒手攀爬不只是一個體能的挑戰,更多是心理的層面。我不斷的拓展我的舒適圈範圍,直到沒有恐懼的存在。如果我沒有完全準備好、沒有感覺自在和沒有恐懼感的話,我是不會開始攀爬的。」     對Alex來說,他想要追求他心目中最接近完美的狀態。   而徒手攀岩就是攀岩運動中最接近完美的方式。   然而,若目標為完美,準備就是達到這個目的最重要的事。     Alex花了兩年的時間為了這個目標做準備。精心的規劃和練習他的每一個動作、並不斷的在腦海中重複想像獨攀那山壁的整個經歷,直到他對於每一個要採取的行動,包含手抓在岩壁洞上的感覺都非常熟練。如同編好的舞步般,只是在幾千英呎的岩壁上。   徒手攀岩最需要克服的是內心的恐懼。任何的不確定或害怕都將成為恐懼的前兆。因此,Alex所做的所有準備都是為了克服攀爬過程中任何可能產生的懷疑。   Alex呈現的是紀律和有計劃訓練過程的極致,進而達到他的夢想。挑戰如此極限運動的他並不是想要挑戰死亡,而是想要挑戰最接近完美的樣子。     當Alex攀頂時,你可以感受到他的興奮和活力。因為他精準的執行了每個動作,讓他能毫無恐懼和質疑的享受這個看似不可能的過程。Alex極度有意識的活出他的每一天,因為他每天都在做他人生最想做的事。我們有多少人像Alex一樣的每天都專注於培養自己邁向夢想的能力?   在2017年6月3日,Alex花了3小時56分登上了酋長岩。   [ 拍片過程 ] 雖說Alex是這部紀錄片的主角,但如何最真實純粹的呈現他的攀爬過程,就一定要提到這部片的攝影團隊。   拍攝這部影片他們需要職業登山者中的高手,同時還是厲害的製片者和攝影師的多重身分。這代表全世界大概只有3-4人符合這樣的條件。     想像,這些攝影師吊在半空中,扛著20幾公斤的攝影設備,外加150-300公尺的繩索,在拍攝時要注意繩子不要入鏡,還要把自己固定扣好。而且當跟著往上移動時,繩索的重量也越來越重。   以及,在拍攝過程中,不能有任何一絲影響到Alex的專注力和攀爬過程,必須完全保持無我和無聲,並需要有心理準備若Alex不幸墜落,他們還是需要繼續跟拍專業的完成他們的工作。他的整個攀爬過程是4小時,所以所有跟拍的攝影團隊也同時在經歷體能上、精神上和心理上的攀爬。這是4個小時的折磨。     這座岩山有多麼難攀爬?在Alex要攀爬的路線上第一個難點The Freeblast Slab,可以穩定手指的岩塊大概也只有3公分的深度,所以這段是用他們稱之為「阻力攀爬」的方式進行 – 代表腳是完全沒有可以穩定的突出點,全靠鞋子的橡膠和岩壁的阻力來防止你掉落。是非常非常不安全的攀爬方式,也是極度需要技術的步法。   攝影團隊的拍攝是希望能傳遞讓觀者可以理解Alex的每一個動作都是精心設計和計畫過的。在Alex為攀爬酋長岩的兩年準備期間,攝影團隊也同時在編排最佳記錄這整個過程的路線。   對於所有參與的人,一切都只有一次的機會能夠完成。   這是一個關於追求完美、精準執行和完成夢想的真人真事。   Alex讓我們看到了沒有「不可能」這件事。成功沒有偶然,只有不斷拓展自己的舒適圈,精進自己的能力讓自己跳脫出恐懼的範圍,就能登上從未想像可以登上的高峰。     「我不想要當個幸運的攀岩者,我想要當個偉大的攀岩者。」- Alex Honnold   國家地理頻道製作了一部Alex攀爬酋長岩的360度短片,讓大家能隨意轉換角度如同身歷其境的感受Alex在攀爬的過程,非常建議大家可以去看看。連結如下: FREE SOLO 360 |NATIONAL GEOGRAPHIC   Alex也被邀請去Ted Talk與大家分享他是如何克服恐懼挑戰攀爬酋長岩的過程,非常值的學習。連結如下: 我如何無繩索的攀爬3000英呎的垂直壁岩 | Alex Honnold |      
2020-03-09